必威人物依力哈木江的人生第二个梦想:回克拉玛依

2019-01-08

特约记者王浩报道今年是贵州恒丰球员依力哈木江·伊明江在贵阳的第7年,他对贵阳的熟悉已经不亚于他的故乡新疆克拉玛依。记者提起去一个新疆馆子吃饭,他会问记者:“在市区还是在金阳,我好像去过。”

球队要到明年一月初才集中,依力哈木江回到了家乡和家人团聚。即将过去的一年,无论是对于球队和他,都是难忘的一年。在贵州7年,最让他难过的是球队今年降级到了中甲。明年,他希望球队能打回中超。

加入职业队前上过大学,当过体育老师,让依力哈木江成为了职业球员中颇为特殊的一个。而他的人生第二个梦想则是,成为一名足球教练,让更多的新疆孩子像他一样驰骋在绿荫场上。

贵州恒丰今年降级到了中甲,记者问起哈木(队内简称)怎么看待这个问题,他说:“今年之所以降级不只是单一方面的问题,是很多问题积累在一起,然后逐渐球队陷入困境。中超二年级大家都知道很难踢,很多球队都开始对我们有所了解,有了针对性的战术。而且球队在一些重要的抢分比赛上在细节上出现问题,没能把握住机会。”

“我在这个赛季因为受伤在球队保级的最困难时无法跟队友们一起拼搏,尽管赛季末状态有所回升但还是无力回天。所以,今年降级我很不甘心。”他说。

在贵州恒丰,有他的新疆队友。哈木告诉记者:“球队确实有几个新疆小队友,但只有艾力(安外尔·麦麦提艾力)在一队,所以基本上我跟艾力接触得多一些。”

“我们两个在一个宿舍,所以在生活上可以互相照应,一起总结比赛。艾力年纪很小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他前途一片光明。所以作为长辈,我给他讲解一些比赛经验。不管在场内还是在宿舍,我都会对他表现点评,给予适当的批评和鼓励,这样做只是希望他能在职业生涯上少走一些弯路。”哈木说。

“现在越来越多的新疆球员走出来,走职业道路这是一个非常好的现象但中超还是很少,好多球员很难走到更高的一个台阶。新疆球员确实有自身的优势:比如身体、力量等。但高水平联赛需要的团队意识新疆球员还是欠缺一些。尤其是在球场上阅读能力有点差。但我能感觉到,新一批小队员以后在这方面会做得很好。”他说。

你对现在新疆的的青训了解多少呢?”记者问。

“记得我们小时候新疆青训硬件设施是很落后的。优秀的教练很少。所以很多孩子无法接受高水平的训练,正是因为这些问题的存在,新疆球员才逐渐形成我前面说的的缺点。”

“但我看到现在新疆青训做得越来越系统化,越来越专业,更多教练走出去学习。他们回来后优秀教练越来越多了。这还得感谢各方面对新疆足球的重视,所以我相信不久的将来会涌现很多新疆籍球星。”哈木说。

今年中甲的新疆降入乙级,哈木告诉记者本地的职业足球固然重要,但如果你站在一个高度来看问题,那不是新疆足球的全部,比如在去年全运会上的新疆队(U18男足获全运会季军,创造新疆足球在全运会上的历史最好成绩;U20男足也进入前八)就很能说明问题,新疆还是有很多有前途的球员的。

作为新疆球员,依力哈木江是如何来到这个俱乐部的呢?依力哈木江告诉记者,他2010年从新疆师范大学毕业,想跟一个朋友出去踢球。但当时母亲不是太同意,希望他找一个稳定的工作,于是就在克拉玛依一所小学当体育老师。在家乡当了一年的体育老师后,依力哈木江终于下定决心去寻找自己的梦想,在深圳,他碰上了彼时刚刚从中甲降级的贵州智诚俱乐部。

接下来的事,是时任贵州智诚俱乐部总经理的朱解艰告诉记者的:“当时我们正在到处找球员,哈木——我们都这么叫他,正在找球踢,助理教练刘木成把他从去深圳红钻俱乐部试训的路上截了下来,于是他和我们一起回到了贵阳,我们给他安排了符合他要求的吃住。”

“他告诉过我们,家人不是太同意他出来踢球,所以那年春节他是在贵阳过的,大年初五和我们一起去了昆明。当时应该是包括他在内有两个球员,他很不错就留下了,另一个一般就没有留下。”朱解艰说。

提到这几年的经历,哈木的喜怒哀乐总是和球队的成绩联系在一起的,之前智诚的“两上两下”,他也是当事者。“球队降级了怎么会不难过?之前球队每一次经历降级坎坷我都会遗憾和内疚。”

而2012年在中乙总决赛最后一轮比赛中他攻入制胜一球,2:1绝杀青海的那场比赛,他至今记忆犹新。时任俱乐部总经理的朱解艰向记者证实,这些年确实收到过其他俱乐部对于依力哈木江的报价,考虑到他在球队的作用,必威,俱乐部没有放人的打算。“俱乐部、球队、队员对我很好,我从未考虑过今年以后的事情。”哈木告诉记者。

“我在贵阳待这么长时间是因为和这个俱乐部已经有感情了。”他说。

“难道你当时没有考虑过去其他更高水平的俱乐部踢球吗?”记者曾经这么问过他。

“去更高水平的职业联赛踢球是我来这个俱乐部后的目标,但我更愿意和这个球队一起去。所幸的是我们做到了。”

依力哈木江在前场的奔跑能力给很多球迷留下了深刻印象。不过记者要说的是,这不是哈木巅峰时的能力,当年在中乙联赛里,他甚至能一个人把对手两个中卫都跑抽筋。

球队之前的主教练陈懋告诉记者:“球队里面体能最好的就是他。他的身体条件令人惊讶,其他队员需要拼命训练才能保持的水平好像他很轻松就可以达到。”很多人认为他这个能力是天生的,但哈木断然否认了这个说法:“就是练出来的!”

“我小时候就为看动画片,那时候动画片都是6点开始,我们家离学校走路20多分钟,我直接跑回去不到5分钟就到了。我母亲经常很惊讶得问我:‘这么快就到了?’小学从三年级到六年级,几乎每天放学我都是跑回家的。到了中学我喜欢长跑,学校举办校运会啥的。800米、1500米都参加,成绩一直都不错。”

上了大学后,冬天下雪,哈木会在在室内加练,就跑一个月的体能。在他眼里,这些付出都是必须的,因为梦想是拼出来的。

哈木在场上的专注是队内公认的,有球员曾经对记者开玩笑:“只要上了场,除了球他谁也不认识!”

这种专注让哈木在场上多少有点不按常理出牌,比如2016年客场与湖南的比赛,哈木硬是从对手守门员面前把球抢下来打了个空门。恒丰场上的很多机会,都是他这么抢出来的。

提到那个进球,哈木说:“当时裁判没吹,但所有人看见对手守门员拿球了都反身往回走,虽然边裁举旗了,但主裁并没有反应。我看守门员拿住球又往前扔出,正好踢到我前面,于是我就把球带走了。这个时候我发现所有人都蒙了,我把球踢进了看了裁判,发现他手指中圈,哈哈。”

2013年洪都拉斯前锋保罗·科斯特里曾在贵州智诚效力了半个赛季,这位曾在南非世界杯进过球的球员曾经对记者说过:“如果哈木带球的时候能抬头,必威,学会更好的配合,他会是中国最好的前锋。”

黎兵来到球队之后,对他提出了一些特殊的要求:“黎指导来了以后一直要求我带球时抬头,没有机会就给别人,有机会自己射门。黎指导会单独要求我练习射门。”

当时,哈木曾经对记者说:“我最近正在练习任意球,球是练出来,球是练出来,必威,以前我用任意球破过门,现在还想再练出来。训练完以后我和范云龙都加练任意球,他的任意球太好了,是我的榜样。”

那天晚上,和依力哈木江一起在家的,还有他的母亲、姐姐和弟弟,这是哈木在贵阳5年来家人第一次来看他。为了这次相聚,他的家人要花上一整天:早上5点从克拉玛依出发,途径乌鲁木齐和成都,晚上9点到贵阳。“路途确实很累,但他是我儿子。”哈木的母亲一边看着自己的儿子,一边告诉记者。

那些天贵阳碰到了几年以来罕有的伏天,哈木的母亲跟记者开玩笑说:“在我儿子的形容里,贵阳的天气应该很舒服的,是不是我们把把克拉玛依的热气带过来了?但他住的地方我很满意,很漂亮、繁华。”

“我就是想过来照顾他几天,让孩子吃好一点,我从新疆专门带来了牛羊肉,每天给他做好饭。”天下所有的母亲大概都是这个样子。

“有家人真好,自从家里人来了以后,我饮食各方面都改变了”。家人的到来,让哈木非常高兴。面对那一桌子的吃食,连记者都按捺不住,又何况哈木呢。

母亲听说她当年不让哈木踢球后,断然否认了这个说法:“哪有?我并不反对他踢球,小时候我还成买球给他踢呢,球丢了后再给他们买。我主要是怕他受伤,每次他受伤我都很难受。”

“确实是这样,我在新疆场上只要一摔下去,他就在看台上第一个站起来。看那个样子就像上场看看。”哈木证实了他母亲的说法。

“我没有想过他成为职业足球运动员,他小时候就爱踢球,我的儿子现在很有名,他一上场会有人叫他:哈木哈木,他是我们全家的骄傲。但我怕他受伤,害怕得很。一摔倒我的心很难受。”哈木的母亲对记者说。

记者告诉哈木的母亲,哈木这些年并没有受过什么大伤,他不能上场的原因多半是在场上不冷静造成的,不过这个毛病现在已经改变很多了。

哈木还有一个弟弟,从身材和体格上说,记者相信如他能去踢球,成就应该不会在哈木之下。听记者这么说,哈木一下来了精神:“我弟弟小时候也踢球,后来放弃了,当时他在我们小区有个外号:罗伯特·卡洛斯——卡洛斯啊,但后来没坚持下去,然后就像喜欢上其他的东西了。”

“在家乡出去吃饭,会有人不留名地把账结了。大街上也有人能认出我哥哥,他是我们新疆的骄傲,所有在踢职业联赛的新疆球员都是新疆的骄傲。”哈木的弟弟告诉记者。

依力哈木江出生于1986年,年龄也不算小了,提起个人生活,哈木告诉记者:“我现在没有女朋友,我现在主要就想的是踢好球,照顾好家人,母亲催当然催了,但我觉得现在各种条件都还不是很成熟。”

如果说成为一个职业足球运动员是依力哈木江的第一个人生梦想,那么这个梦想他已经实现了,接下来他的梦想,是想成为一名足球教练,让更多的新疆孩子像他一样驰骋在绿荫场上。

在目前的恒丰队内,哈木是学历较高的,对于未来,哈木告诉记者他确实想考教练证,但主要是没时间,因为比赛太忙了。他打算过职业生涯之后回到克拉玛依带个足球班,找点有前途的孩子。

不过哈木比较担心的是家乡职业足球的氛围,对于留在贵阳,哈木也考虑过,毕竟这里熟悉,而且贵阳足球环境更好一点。“这里是我的故乡嘛,我每次去客场很想回贵阳,哈哈。”

马上就是2019年了,而新赛季却要征战中甲,关于新一年的打算和希望,哈木告诉记者:“新赛季我们要踢中甲,现在中甲各球队都加大了投入,竞争越来越激烈了,但我相信,只要队友们齐心协力一起战斗,我们能回到中超赛场的。”

编辑 | 把球给我我要回家

特别声明:以上文章内容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看点观点或立场。如有关于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请于作品发表后的30日内与看点联系。

相关的主题文章:
LineID